9月1日晚,威马创始人兼CEO沈晖发布内部信称:“作为初创企业,我们要强化研发的投入,强化用户价值的创造。不惧寒冬,不惧怕旧势力的挑战,更加不惧怕推动变革的阻力。”这或是对吉利此前诉讼的回应。

近日有消息称,吉利向高院起诉威马及其旗下四家子公司侵害商业秘密,诉讼标的为21亿元巨额,此案将于9月17日开庭。

双方的冲突或有迹可循。威马汽车创始人沈晖曾经任吉利控股集团副总裁和沃尔沃汽车全球高级副总裁兼中国区董事长,曾经完成对沃尔沃的收购,此后,沈晖还负责重组沃尔沃全球的治理架构。2015年,沈晖离职创立威马汽车。

沈晖的离开,也带走了吉利和沃尔沃工作期间的同事组建威马核心团队,比如吉利原销售副总经理陆斌,主导过吉利的子品牌整合和经销商网络建设,现为威马联合创始人和品牌战略副总裁;吉利负责海外并购的CFO张然,现为威马首席财务官;吉利收购沃尔沃时的关键谈判人员杜立刚,现任威马联合创始人、董事。

对此,吉利方面向36氪回应称以法律判决为准,威马则称没有侵权行为。蓝鲸汽车从接近相关人士处获悉,威马已委托环球律师事务所代理应诉,团队规模包含10余位知识产权领域资深合伙人律师。

该诉讼的实际提交时间是去年,爆出的时间却是在威马D轮融资关键时刻。7月1日,据彭博报道,威马正在寻求D轮10亿美元的融资,威马此前称该轮融资将用于术研发、品牌推广、用户服务及渠道拓展。

进入2019年,缺钱的新造车势力也开始了密集融资。威马的上一轮融资是在今年的3月,完成由百度领投的30亿元C轮融资,融资总额已近230亿元人民币。此次的诉讼,很难说不会对威马后续的融资造成影响。

这也是新造车势力和传统主机厂的首次公开矛盾。随着造车新势力日渐成熟,和传统造车企业的产品、市场都会有所冲突,此次双方的21亿元的巨额标的只是预估金额,形式大于意义。威马和吉利之间的纠缠,可能只是两方势力矛盾的开始。

此外,CEO沈晖发内部信称将在内部推进组织变革,其将兼任销售公司总经理。此外,沈晖还宣布将加速智慧出行、新零售等领域的发展,高级副总裁陆斌将出任首席出行官,祁立人任首席零售官,并设立首席增长官一职,三者均向沈晖汇报。

威马此次组织变革直指销售和出行,这也是新造车势力相对薄弱的板块。